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新闻频道 >> 本网特稿 >> 编辑特搞 >> 正文

梦想照亮前行 | 吴式求:要让“庆元方言”世代传承

我要评论  2015-11-23 8:53:00   浏览次数:

  人物:吴式求

  身份:退休干部

  居住地:庆元

  经历:他当过商店营业员、仓库保管员、造纸厂电工,改革开放后成为技术革新能手,拥有10多项专利,1986年获省劳模称号,1987年获全国“五一”劳动奖章,并被授予全国技术革新能手称号。退休后,受日本语言学家秋谷裕幸调查“庆元方言”的触动,开始研究“庆元方言”。通过10多年艰辛付出,在党委、政府以及社会爱心人士的关心、支持下,他已出版了3本有关“庆元方言”专著,其研究成果受到国内外学者、专家认可。

 

  方言学门外汉走进学术圈

  美国人比尔·凯斯在1986年65岁时撰写了一本书,名为《生活从六十岁开始》。而退休后的吴式求的新生活,是从报纸上一则消息开始的。

  1996年夏秋之交的一天,他从《处州晚报》上看到一篇报道,说的是两位日本语言学家来到庆元,通过一个多月考察,发现庆元方言不仅有其别具一格的地方特色,而且保留着大量别的地方早已失传的古代汉语原音,称得上是古汉语的“活化石”,大有研究价值……

  这条消息给了他很大启发。他想:既然外国专家都要不远万里、漂洋过海来庆元考察,作为土生土长的庆元人,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,为什么不可以自己动手试试呢?就这样,一个全新的奋斗目标确定下来了。

  然而,搞方言研究毕竟不容易。他只念到小学四级,文化基础存在着严重的“先天不足”,加上对语言学知识所知甚少,本地没有专业老师指导,唯一的办法只能靠自己钻研,从书中求得知识。

  研究方言需要查阅大量古籍和工具书,家里藏书少,他只能靠东寻西借来解决。为了研究庆元方言,他全身心投入,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。不但自学了《语言学基础》、《语言学教程》、《说文解字》等专业书籍,还精心研读《康熙字典》、《中华大字典》、《诗经》、《楚辞》等书,一本《康熙字典》他从头到尾读了六七遍。

  同时,他开始记录和整理庆元方言的字和词。到大济、后田等地,走街穿巷听市民街谈巷议,深入田间地头听农夫农妇唠家常……只要一见有老年人围着聊天,他便凑上去听,发现有用的词语,马上掏笔记录。而有时聊天正欢的人见此情形,都变得鸦雀无声或一个个悄然离去。为此,他不得不经常向人们解释。

  吴式求发现,庆元人“张口即古音”,如田螺的“螺”,庆元方言念lei;“鸟”读作diao;“吃饭”读作“咥(die)饭”;“猴子”叫“苦xuan”,宋杨万里《无题》诗中就有“坐看苦上树头,旁人只恐堕深沟”之句。他发现,许多古音在别的地区早已消失,而在庆元话中却都“活着”,都能在《诗经》、《史记》、《集韵》等书中找到古音古字。一些古代才有的声母、韵母和声调,庆元人的口语中至今仍完整地保存着。如庆元人的惊叹词“夥颐”在《史记》中就有记载:《陈涉世家》中的陈涉(即农民起义领袖陈胜)称王后,他的老乡走进宫殿时忍不住惊叹:“夥颐!涉之为王沈沈者!”

  吴式求发现,今天普通话的声调为四声,闽语、粤语声调也只有7至9个,而庆元话竟有10个。庆元方言中还完整保留了古代的用韵规律,与古典诗词中的用韵规律合拍。

  要准确记录庆元话的语音,必须进行注音。用哪种拼音方案呢?吴式求采用过汉语拼音注音。当他带着用汉语拼音注音的《庆元方言》初稿向原庆元中学校长赖善卿征求意见时,赖善卿却认为应采用国际音标注音。吴式求只好推倒重来,这意味着他大半年心血全白花了。

分享到: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

注意:遵守《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,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,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。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,点此刷新! 查看评论